我读的推理小说并不多,别说什么研究推理小说了,就连像样的仿作也写不出来。称得上推理迷好友也几乎没有,虽有和一些人在论坛上交流,但大都只是点头之交。所以我推理爱好者算不上,顶多算是个普通读者。普通读者的眼光,当然是充满了主观色彩,丧失了客观专业性。光凭兴趣写下的寥寥数笔,比不上御手洗洁那样的批评,也给不出范达因常用的告诫。不能有所启示,仅供玩笑罢了。 Read More